Sept 21st, 2014

这半个月我过得简直惨……
平均下来每个星期要看100多页的书和各类journal,几个星期下来除了吃饭的时候可以拿出vita玩一会儿时狱篇之外根本没时间碰游戏。
weekday就是每天早上8点中爬起来去上课,中午买块pizza塞一顿然后又上课,然后将近5点的时候进入dining hall吃晚饭,晚饭后去健身房锻炼半小时(强制性的,为了避免受过伤的左腿肌肉萎缩),回寝室继续看书然后在1点多左右睡觉。
啊,偶尔可以有机会和基友打一下乒乓球还算不错……

Environmental Science的阅读量要求简直丧心病狂,上个星期三的tutorial更是直接来个debate, title: should Site C-dam be built? (Site C是BC省即将修建对第三个水电站,预计可以为45万户家庭提供清洁电力。经过了专家们数年的嘴炮互喷后终于决定兴建)这是我第一次和洋人辩论,虽然后来大家都说我做的还行但是我自己感觉好差
这门课在将来还有更多类似的内容,不只是辩论,还要有演讲啥的,简直坑……

 


 

……于是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我要换专业!我要去学biologicial science!

嘛,虽然这么说,但事实上我申SFU时第一个专业就是bs啦……
当时只是es兜底,结果录取的时候SFU认为我GPA不足(递交申请时只有2.92,尽管我后来经过那一学期的学习提到了3.1也来不及了),Science直接拒绝,我为了能够在9月份入学只得先进es。
——结果我进去之后再一看GPA average他们给降到2.8了,这不是坑爹么!!!

 


 

本来这一学期我的目标就是先体验一下environmental science这个专业怎么样,如果也不错的话将来可以考虑学biological science的minor,毕竟es里也是有相当数量的生物课可以修,蛮符合我的兴趣的。
结果还真是,第一学期没经验选的课里有两门要求阅读特别多的,REM100和EVSC100.
第一个没有midterm,但是相应的要交两份assignment(相当于小论文)和一分term project(大论文),大论文还需要做演讲(presentation);
而另一个有midterm,tutorial里更是内容活泼,从辩论、讨论到演讲、展示应有尽有。

 

阅读量是一方面,但是这两门课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我和老师的理念不和。
举个例子来说,两门课都谈到了DDT。不止是老师不看好它,很多同学也大肆攻击这东西,仿佛没有这玩意儿现在的蓝星将如伊甸园一般。
但是事实上这东西曾经遏制了疟疾、霍乱等瘟疫的肆虐,前前后后拯救了至少两千万人的生命。

成长过程中我也遇到过很多类似的事情。当年高考结束后我去香港旅行,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中环附近的很多商店都是大门敞开冷气狂放,讽刺的是店里卖的电器居然很多还是以“环保”为卖点。
来到SFU后有几次晚上路过体育馆,里面空无一人(已经过了开馆时间)但是灯火通明。
这种一边嘴里说着环保,念叨着爱护环境一边大行铺张浪费之事的行为让我恶心。

 

还有周三那次debate,我们的立场是老师随机抽取的,我个人支持兴建大坝,可惜偏偏被叫去当反方otz
我的原则是:因为它是对的,所以我支持它;而非因为我支持它,所以它得是对的。

 

 

嗯……于是星期五那天和advisor谈了一下,发现drop这两门课对我毕业没有任何影响(我的37个选修课学分已经足够,多学这两门也没有意义),周六和父母谈了一下,现在退掉了,压力一下子少了好多。
希望接下来能多少有些休息时间吧

 


 

顺便,反正很多天没有写日志了,把这些天里看到的有趣(?)的东西发一下好了。
首先是这东西……我们学校的轮子功社团,作为长春人我感到鸭梨山大:

虽然那天我在那里待了半个多小时没看到有谁对这玩意儿感兴趣就是了


 

还有这东西www

前天在lab时看到的拟态物种——枯叶螳螂www
被这玩意儿爬过手的感觉有些奇怪


 

PS:上星期天晚上1点,楼上的黑叔叔又开始‘发功’了,在试过包括用伞敲天花板等警告均无效后我于2点半拨通了CA的电话,noise complaint。
CA来了,上楼敲了黑叔叔的门,和他进行了一次短暂的会谈。
……然后我这一个星期睡得好多了

PS 2:今晚的天空好厉害……

Published by

东非大裂谷

在枫叶国学生物的前天朝大学僧一只,刚刚学会用wordpress试着写blog。

9 thoughts on “Sept 21st, 2014”

    1. 李大师在北美的形象可是非常好,真正意义上的人畜无害。 :acnya14
      所以很多洋人还以为他们是气功团体,某些格外闲的还会站出来发声谴责TG,对其如此“粗暴”对待一个健身组织表示愤慨。 :acnya11

      1. 开学前和基友一起在NYC玩,路过中国大使馆附近,就有轮子阿姨给我们发报纸发传单一边对我们进行言简意赅的“教育” :acnya14 最后她问我们“你们现在是不是还要加入少先队啊” :acnya6 我淡定地回答道:“我们现在一般都在看Love live” :acnya13
        尽管从她没来得及掩饰的第一反应可以看出她从未听说过这个全新的邪教组织,但她还是停止了对我们的骚扰…… :acnya26

        1. 我父母第一次回国的时候我们在YVR碰到一个极度热情的大妈,又问我在哪上学又问我专业 :acnya15
          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劲,但是老爹老妈还一副他乡遇故知的表情和她谈笑风生。 :acnya5

          末了到了安检门那里她塞给我们一本⑨评共X党,还说“路上看” :acnya28
          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回一句“你才路上看,你全家都路上看” :acnya11

  1. 原来SFU也有轮子社团啊,我们UBC开学imagine day那天有很多社团在学校的main mall摆摊,然后我走了几步赫然发现前面矗立的一块“法♂轮大♀法”的牌子,当时我就吓傻了 :acnya11

    我们下周化学midterm,这周我才考完我选修的德语课的vocab quiz,我尼玛花了一个星期天背那些绕口的动词变形结果你TM就给我考名词,幸好我顺带把整个单词表的背了下来 :acnya11 。我现在是基本要求自己是12点以前就要睡,不然早上起来根本受不了,虽然8点上课就两天。

    说到课程,我有点对大二选什么专业失去目标了,我是个苦逼的engineering狗。本来想选computer engineering结果我发现那玩意原来不止编程,还要软件开发什么的,而且这个专业选了你一周别想休息了。现在想起来我既不是个engineer也不是个scientist,我就对物理和数学感兴趣。

    最后,我的例大祭11的扫雷终于做完了,然后紧接着,C86也要开始了 :acnya11

    1. 还能在12点前睡着,真幸福 :acnya15
      我自从出国后就没在两点前睡着过……

      我是每周三天早上课,嘛虽然如此还是定的每天早上闹钟正常起。

      对EE不感兴趣的话可以转专业,幸好这边换专业比较容易,不像国内某些大学要转专业还得先考到系里前几——要是有那么威猛还转啥啊 :acnya11

      最后恭喜跳坑,我的C86还没扫完,事情比较多,听过的碟子也没心情写评论 :acnya12

  2. :acnya15 香港這邊也時不時有法X功的宣傳的,不過除了拿來當梗之外沒甚麼人理會233,我這陣子也在MID-TERM,不過比起你的現實性來說我是在思考mind 怎樣影響body啦之類的問題來著(笑
    這陣子為了趕paper也是不斷重複(沖紅茶 — 開作業音 — 做PAPER)的輪回…
    不知道我喝的紅茶包會不會和你一樣(笑
    (一邊打字一邊偷看了一下,Lipton Yellow Label Tea, 說起來在香港我根本就沒看過有在賣這個牌子以外的紅茶包啊喂。

    1. 我觉得不会一样,因为我喝洋红茶喝的少 :acnya11
      lipton的茶包喝过,感觉还行,虽然早些时间在这边买的都是一款叫redrose的茶嗯……

      喝洋红茶的时候可以适当加一点酿造酒进去(白酒等蒸馏酒就算了),有时也蛮好喝的。
      比如前些日子我家长去墨西哥旅游,带回来两瓶叫做xtabentun的酒,以蜂蜜为原料酿造,一杯里加入约一茶匙左右的量,效果卓越! :acnya2

      不过话说回来乃现在还在赶paper啊……我听说香港那边刚刚才罢课的咩 :acnya12

      1. 嗯,基本上早一兩個星期成個大學的課程都癱瘓了,所以我們那幾個星期全部課基本上都可以不過去(我傻傻的每堂都上了然後只有幾個人,教授不上課233)
        直到十月尾為止應該還是不記出席率來著…不過paper照樣有,永遠不嫌多 :acnya11
        特別我主修哲學,基本上評分的方法就是論文,論文和論文嘛。 :acnya1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暂时找了些AC娘表情……点击就可以插入,很方便吧?www
:acnya15 :acnya14 :acnya13 :acnya11 :acnya6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