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 4th, 2014

正式进入SFU已经快要一周了,这时我才认识到宿舍可能存在的最坑爹元素——室友。
因为白天都有课,一早出门晚上6点多回来,到现在也只认识隔壁卧室的人。

 

不过隔壁还好,问题在于楼上的人
北美很多房子都有这个毛病——隔音不好。
大概因为都是木结构建筑的原因吧,刚来那年租的一个房子半夜隔壁情侣啪啪啪、地下室小哥玩游戏砸键盘点鼠标的声音都传得进来。
这次住的宿舍因为房龄比较老的缘故就更明显,上面的人走动的声音下面都听得到。
——但是如果是正常时间内的正常使用我也就忍了。

Continue reading Sept 4th, 2014